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白狼守候
发表时间:2021/1/6 10:36:07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郑海龙


还是白狼山。

早就想再来白狼山了,所惦念了很久的,不是以往的欣喜与淡然,而是他的雄浑与守候。

金黄的晨曦隐去后,天空一片空明,像一块湛蓝的水晶盘子,倒扣在大地上,几片浮云游荡在盘子底部。轻盈的凌河水,泛着粼粼银光,像一位丰腴的母亲,哺育着辽西的土地。白狼山就偎依在她的身边,山与水性格的互补造就了世间生命的美丽,这白狼山就是这块土地的骄傲。

这里是自然神奇的必然,也有历史沧桑的偶然。

也许最初的创造是种无意的游戏。大自然用她那双神奇的手,把沉积的砂土和岩石捏造成一座山,一座形似白狼的山。关于白狼山名头的来由,我也是听我的前辈张老师叙述的---站在九朵莲花山上,仰望白狼山,山形走势如一匹狼,卧爪酣然沉睡于凌水之畔,惟妙惟肖。在解放前,人们经常会看到这座山上也确实有一股白色狼群出没,故而得名。大自然赋予人类不仅仅是生存本能,更是予以我们丰富的智慧和想象力,而我更是感慨于大自然奇迹般的创造力。深睡的白狼,即使历史的车轮在他身上无情地碾压过,可岁月的沧桑,没能磨去他的棱角和坚守。

当白狼山成为白狼山之时,他就是一位健壮而威武的辽西汉子,挺直的腰板,壮硕的胸膛,镌刻着深邃而峻峭的线条,充满了无限的力感与线条美。那滢滢的凌河水就如一道锋利的刀刃,举过头顶。曾有过千姿百态的想象,可就是没想到,是什么力量经历了怎么样的蜕变,才能孕育出如此神韵的一座山。我读不懂白狼山了。

我想,和白狼山的缘分注定我会再来白狼山。

拾阶而上,顺着阳光向山顶进发。脚下的大理石台阶坚硬而平稳,有一种刚毅与沉重之感,从脚下涌上心头。石径两侧各种树木一棵挨着一棵,不分彼此,都在为一方热土披绿荫,献绿情,像一列列卫兵厮守着沉睡的圣主。几对恋鸟扑棱着翅膀,在林间穿行,嬉戏。像是给寂寞的树木,跳着婀娜的舞姿,唱着婉转动听的歌谣,为他们消遣解闷。那一株株树木认真地注视着、聆听着、陶醉着。风过时那沸腾的叶子,如张开的双臂,敞开宽阔的胸怀,欢迎着朝阳与落日。但只要留心生长在这里的一草一木,不经意间心头就会涌上温热的感动。世间万物生灵,但凡热爱必是美好的。

恍然大悟,原来白狼山还很热烈,有情调。

山的温情别具一格,有别于其他种表达方式。他的七色披风,随着季节的推移,像待嫁的闺中少女锁在胭脂盒里的思念,时时都在变化着。没有一丝隐晦,更没有一毫的做作,一览无余地裸露着身体,随着季节从容不迫地展示着他优美的体态与曲线。从从容容、清清白白,不卑不亢,冷峻中几分柔韧与羸弱,野性中尚有几分羞怯与娇媚。春来暑往,敞开那博大的胸怀,守候着这片神奇的土地,接来送往着一波波、一行行路人。

我有些诧异与愤怒,我更不理解白狼山的性格。

晌午的太阳,火辣辣地扑在这座山上。白狼山顶四周热气升腾,像一屉蒸笼,蒸煮着白狼山的沧桑历史、前生今世。闷热的风即使撒着欢,也要围着山顶打转,飘过来荡过去。那种眷恋只有像孩子一样,在梦境里幻想着遨游,是那样的,希望时光倒流,回到那慷慨激昂的瞬间,定格于金戈铁马的岁月里。

遥想当年,曹公兵破乌桓,归途中登上白狼,北望柳城,奋笔疾书《观沧海》,脚下的白狼见证了那气吞山河、胸怀壮志的气魄,言犹在耳,清晰可闻。刀光剑影虽已黯然,但这片土地上积淀着太多的峥嵘岁月和家国情怀。白狼尚在,流水依然,而今豪情霸气又何处觅寻?

人,生性就喜欢游山逛水吧。只有将自己置身于大自然中,才能找寻到真正的自我,才能将凡尘琐事抛开。就如一只脱笼的飞鸟,天空才是它的依恋,它永远属于天空。

来这里的人络绎不绝,不只是带来一颗慕名的玩心,更多的是一种虔诚的敬畏。所能带走的,想必是从远古吹到今天的风,还有那挥斥方遒,踌躇满志的情怀。但是白狼还是依然如故,我有点懂白狼山了。

夕阳已完全沉落,月亮悄悄爬上山顶。月色中的白狼山,如一艘战舰停靠在凌河侧畔,烟笼雾绕。入夜,四野沉溺在寂静之中,偶尔几声林鸟鸣啼,诉说着思恋与默守。天上的星星,在浮云中探出了头,窥视着安逸的白狼山。那悬挂在夜空中时亏时盈的冰轮,夜夜搜索着那只大白狼和子民们在山脊驰骋宛若流星的身影,从春草萌生到秋叶飘零。原来他也是守护者。

是历史赋予白狼山的使命吗?在这辽西大地,在这暴龙之乡,金鼎之地,白狼山就是对历史的厚重与尊敬,是对这片热土的眷恋,更是对人间真情的守候。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