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大凌河流域的红山文化
发表时间:2021/2/19 10:46:25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雷广臻

背景提示:发源于辽宁省与河北省接壤地区、全长447公里、主脉横贯辽西的大凌河,不仅是辽宁省西部最大的河流,而且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数万年前鸽子洞人在大凌河畔燃起篝火。距今8000年以远的查海、兴隆洼文化和距今5000年以远的红山文化的主要遗址均位于大凌河及其支流。大凌河流域古老而神秘,每一把土、每一捧水都有文化因子。这些文化因子的聚合,形成了灿烂的大凌河文化。

一、中华文明的源头

大凌河流域的古文化立于中华文化系统之中。大凌河支流的查海文化和兴隆洼文化发现有半地穴式房址、陶器、石器、玉器和摆塑龙等遗物。其基础性的文化因素,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源头,引导了红山文化。

红山文化的典型遗址是大凌河支流的牛河梁等遗址。主要有阜新市的胡头沟遗址,朝阳市郊的小东山遗址和半拉山遗址,喀左县的东山嘴遗址,凌源市西南部的田家沟遗址等。红山文化彩陶与之字型纹陶器共存,细石器工具发达。烟叶形、草履形的石耜、桂叶形双孔石刀是发达的农耕工具。彩陶以黑彩为主,图案以龙鳞纹、勾连花卉纹和棋盘格纹具有代表性,彩陶种类有罐、盆、瓮和无底筒形器等。玉雕工艺水平较高,有玉龙、玉龟、玉鸟、兽形玉、玉蝉、玉鱼、勾云形玉器、斜口筒形玉器和棒形玉等。明确发现女性裸像和成对使用的雌雄玉龟。玉龙的发现,使红山文化的影响达到海内外。红山文化祭祀特色鲜明。起初是坑(坎)祭,在安葬死者的临近处挖坑,贡献物品或燎火为祭;后来发展为冢祭,建积石冢,祭祀直接的祖先;接着建立了神庙,祭祀共同的祖先;最后建立了祭坛,在坛的边缘放置上无盖下无底的陶筒形器,进行季节和时间的观测,从事“社稷”活动。祭坛的出现是红山文化的最高成就,祭祀活动由单一祭祀祖先的活动变成了祭祀祖先与祭祀天地合一的综合性活动,出现了礼仪,为国家的产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国同时期的诸多考古学文化中,红山文化的成就最高。红山文化的高度和成就,以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为典型代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有积石冢,冢的建筑形制多样,对后世影响深远;有庙宇,女神像放置在庙宇里。在红山文化考古遗址中发现了许多神像,有的放在坛上,有的放在冢上,有的放在房屋里,只有牛河梁的女神像是放在庙宇里的。有熊、鹰塑像相伴,还有陶祭器。庙宇里的神像与祭坛上的神像、房屋里的神像相比,庙宇里的神像等级当然是最高的。这是世界罕见的。

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发现了铜环,虽然在上层积石冢层位且目前仅发现一件,但是说明至少在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人们已经使用了铜器。在距今5000年的时间节点上,在中国有铜器的遗址仅有两处,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是其一。红山文化已经使用铜器,这一点一定要鲜明地突出强调出来。

二、大凌河流域红山文化的内涵

大凌河流域红山文化在其形成阶段秉赋了丰富的内涵,现择其要者进行介绍。

一是多种经济。大凌河流域自然生态条件优越。古人以优良自然生态条件为基础创造了灿烂的文化。依托大凌河区域优越的大环境或以它的大环境为平台,依赖产生新生物的土地条件或以这个条件为独特秉赋,发挥大凌河古人的交往凝聚而产生的独特能动作用,实现人与环境的良性互动,大凌河流域红山文化形成了多种经济共营的基础,具备了发展壮大的源源不断的物质动因,不断增强了文化内涵和活力。

大凌河流域多种经济发达,而且创造了中国史前经济典范。原始农耕经济已经达到较高水平,畜牧经济已具多样性,采摘经济仍然发达。为什么大凌河流域的红山人从事多种经济?这由居住区域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决定。大凌河流域红山文化遗址既分布在河湖边、丘陵区,又分布在台地和平原边缘区,说明大凌河先民充分利用了山冈、坡地、湿地、平原、水面、沟壑和滩涂等地理条件,充分利用了雨热同期、四季分明、大暖期持续等天时条件,合理利用,把红山文化的多种经济推到繁荣阶段。

二是社会治理有效。大凌河区域红山文化是社会有效治理的典范。当时人们面临的一般问题是“衣食住行”。主要是生活、生产、结婚生孩子、怎样组织到一起大家共同存活下来且生活的更好等等问题。大凌河流域的红山人借助墓、冢、庙、坛、山台和玉器(包括玉龙)等治理社会,敬天(敬天神)、敬地(地祇、社稷)、敬祖先、敬物灵(日月山川),核心是治理社会、处理人的关系。“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这些“合”就是对社会的有效治理。

三是形成了龙观念。龙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古文献记载的异形人或异形动物异彩纷呈。尤其是《山海经》记载的异形人或异形动物不仅类别多,而且让人叹为观止,有人面鸟身、人面蛇身、人面兽身、人面马身、人面彘身、人面牛身、人头羊身、人身羊角、兽首蛇身、人面鱼身、鸟身龙首和龙首人头,还有多头、多身现象。当然,上述古文献记载的异形人和异形动物在自然界和社会中基本不存在,只存在于人的想象和人所造之物中。上述种种,可概括为“N种动物器官相加”思维的产物。这是上古人类的一种普遍的思维,也是普遍的行为。古人不仅想象出了异形人、异形动物,而且用石器(包括玉器)、陶器、木器等创造出了异形人、异形动物,同时创造了异形自然物。众所周知的红山文化玉龙(玉猪龙)应该是一种异形玉器,就是多种动物器官或肢体组合的产物。

大凌河流域红山文化表明,组合思维产生了龙文化。从根本上说,当时人们认为龙是一种支配一切的根本力量。

最为重要的是龙的观念产生之后,大凌河流域红山人以适合的载体把龙表现出来。查海文化用石堆,在其居住中心区域摆塑了一条龙形堆石;又用陶塑,在陶片上塑有蛙、蛇或蛇衔蛙腿的动物;另外还有龙鳞纹陶片;红山文化用玉石塑造龙,形成了系列玉龙。

龙的观念及其物质载体形象的出现,不仅丰富了大凌河文化的内涵,而且标志了大凌河文化不可攀比的高度。

陶筒形器

第五地点方形祭坛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