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前燕政权的建立
发表时间:2021/3/19 11:12:28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文/周亚利


夫余国与慕容鲜卑

夫余国又作“扶余国”。两汉至魏晋(公元前206年-公元420年)时期的东北地方部族政权。两汉时属玄菟郡管辖,东汉末年改隶割据辽东的公孙氏政权。魏晋之际,夫余国向魏、晋朝贡。

慕容涉归在世时,与宇文鲜卑有矛盾,并于太康二年(公元281年)寇辽西,但被西晋军队所击败,死伤数万人。慕容廆于太康六年(公元285年)即位后,发兵进攻晋辽西郡,杀掠甚众。晋武帝遣幽州军迎击,大败慕容廆军于肥如,慕容廆转而东击夫余国(今吉林省双城县南),夫余王依虑兵败自杀,其子依罗逃往沃沮。

太康七年(公元286年)五月,慕容廆复寇辽东。依罗向晋东夷校尉何龛求援,并欲乘机率余部兴复夫余国。何龛命督护贾沈率军护送依罗回夫余,慕容廆派部将孙丁率骑兵于途中截击,但遭到贾沈军的奋力迎战,大破鲜卑骑兵,孙丁被斩。依罗遂复夫余国。

依罗复国后,慕容廆仍不断掠虏夫余人,然后卖往中原地区。晋武帝采取相应对策,一方面以官物赎还夫余奴婢,一方面则下诏司冀二州,禁止买卖夫余生口。

夫余国相对于“俗善骑射”的慕容鲜卑实在弱小。一直到前燕建立政权,他们与慕容鲜卑基本没有往来。

高句丽与慕容鲜卑

高句丽(公元前37年-公元668年)是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我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民族政权,其人民主要是濊貊和夫余人(包括沃沮和东濊),后又吸收些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

慕容鲜卑与高句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三世纪末的慕容廆和烽上王时期。元康三年(公元293年)八月,慕容鲜卑首领慕容廆率军攻打高句丽,烽上王狼狈奔逃,手下五百骑死战抵挡了慕容廆的追兵。元康六年(公元296年),慕容廆再次攻打高句丽,但被高句丽击退。

高句丽美川王时期,社会国力有了很大的发展。建兴元年(公元313年),高句丽吞并原汉四郡的最后一郡---乐浪郡。公元314年,高句丽进攻西晋带方郡。公元315年,高句丽攻破西晋玄菟郡。高句丽从东北地区进入并控制了朝鲜半岛北部大部地区。

大(太)兴元年(公元318年),崔毖派使者暗地勾结高句丽、鲜卑宇文部及段部,企图借用三者的力量攻灭廆并分割其地。大(太)兴二年(公元319年),三国合攻棘城,慕容廆使离间计,遣使送牛酒以犒劳宇文部,高句丽和段部以为宇文部与慕容廆私下相通,分别带兵撤退。慕容廆之子慕容翰与慕容廆构成内外支援之势,大败宇文部,终于打赢了这场战争。由于高句丽数寇辽东,慕容廆遣慕容翰、慕容仁进行讨伐。高句丽王乙弗利王遣使求盟,慕容翰、慕容仁才返回。可在第二年的十二月,高句丽又进犯辽东,慕容仁与他们作战,大败高句丽军,高句丽从此不敢侵犯前燕的边境。

慕容鲜卑的发展壮大与建立政权

西晋惠帝即位以后,尤其是“八王之乱”的发生,西晋政权内部形势混乱,因此对各少数民族的控制力逐渐减弱,而诸王在混战中也多借助少数民族部落力量,使边郡各少数民族势力得到较快发展,从此大河南北,就成为匈奴、鲜卑贵族统治的世界。

元康四年,慕容廆将部众自徒河迁往大棘城。慕容部从以游牧为主的生产、生活方式向以农耕为主的生产、生活方式转变,并且开始借鉴汉魏以来中原王的法律和制度。此外,慕容廆还礼贤下士,大量招徕晋末动乱中的流人。这些措施使慕容部在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均得到了很大发展,其影响对于慕容鲜卑来说是巨大的。

在发展内部政治、经济的同时,慕容廆开始利用各种机会向外扩展自己的势力。面对西晋末年的纷乱局面,慕容廆选择了远交近攻的对外策略。所谓远交即接受当时统摄拓跋三部的拓跋猜卢的通好要求。据史载昭帝拓跋禄官时“分国为三部帝自以一部居东,在上谷北,濡源之西,东接宇文部”,慕容廆结好远在宇文部之西的拓跋部,应即有牵制宇文部的意图在内。

太安元年,在慕容部西北的宇文部打破了双方维持十余年的和平局面,对慕容部发动了一次规模较大的进攻。战争的起因是宇文单于莫圭因部众强盛,公元302年,莫圭派自己的弟弟屈云攻打慕容廆,而慕容廆则去打莫圭的偏师素怒延,并击溃素怒延。素怒延以此为羞耻,又派十万军队,在棘城包围了慕容廆。慕容廆沉着应战,击溃了素怒延。此役慕容廆俘斩达万余人,因此获得了大量人口。被宇文部所控制的辽东孟晖,也在战后率领数千家归附于慕容廆,被封为建威将军,慕容部的实力得到进一步壮大。

慕容部的发展壮大使周边的各种势力感到不安,而此时的平州刺史崔毖也因流人多归慕容廆,怀疑慕容廆拘留流人,于是暗中授意高句丽、宇文部、段部,使之攻灭慕容廆,瓜分慕容部地盘。慕容廆以离间计,诱使高句丽和段氏鲜卑撤军,大败宇文鲜卑,从此,成为北方一支较强的势力。

东晋太宁三年(公元325年)晋明帝去世,太子衍继立,是为晋成帝。由王导及外戚庾亮辅政。当时军事重镇分由陶侃镇守荆襄地区及由苏峻及祖约等镇守淮南地区。陶侃怀疑因为庾亮的干预,使得未能辅政而感到不满。庾亮为了提防陶侃,任温峤镇守武昌。由于苏峻及祖约对庾亮巩固中央的政策感到不满,于327年反叛。次年苏祖联军攻陷京师,胁持晋成帝,庾亮逃至寻阳(今江西九江市),史称苏峻之乱。此时陶侃观望,经温峤力劝之下决定讨伐苏峻。苏峻迎战阵亡,329年陶温联军收复京师,平乱成功。事后庾亮请罪,外调镇芜湖,朝廷由王导执政。

东晋地方势力纷纷割据称王,东晋王朝的腐败无能,使慕容廆十分失望。慕容廆有“扫除群羯”之心,但慕容鲜卑距东晋朝廷建康(今南京)路途遥远,“方今诏命隔绝,王路险远,贡使往来,动弥年载。”(《晋书•载记第八》)不能及时知晓或上报朝廷之音。再则东晋封给慕容廆的职务位卑,不能号令天下,共巢叛贼。因此慕容廆请求晋帝加封他为燕王。他上书给当时的朝廷重臣太尉陶侃,但书信上表至朝廷三年,众议不同,直至慕容廆死也没有议决下来。

咸和八年(公元333年)五月,慕容廆死。六月,其子慕容皝以平北将军的身份代理平州刺史,继承慕容部的统治权。

慕容皝执政之初的首要任务是平定内乱。公元334年至336年,慕容皝平定了胞弟辽东慕容仁的势力,并打碎了段部鲜卑和宇文鲜卑对慕容仁的声援,收复了辽东。

咸康三年(337年)九月,镇军左长史封弈等人认为慕容皝任重而位轻,应称燕王。当燕王是其父慕容廆时就有的愿望,正合慕容皝的心意,而且其条件已经成熟。于是慕容皝设置各个官署,任封弈为国相,韩寿为司马,裴开为奉常、阳骛为司隶、王寓为太仆、李洪为大理、杜群为纳言令、宋该、刘瞻、石琮为常伯,皇甫真、阳协为冗骑常侍、宋晃、平熙、张泓为将军,封裕为记室监。

同年十月,慕容皝即燕王位,史称前燕,并实行大赦。修建文昌殿,乘坐以黄金为饰的根车,用六匹马驾车,出入要清道警戒。“天子驾六”是皇帝级别的礼制。东汉•应劭《汉官仪》:“天子法驾,所乘曰金根车,驾六龙,以御天下也。”可见慕容皝的雄心已不满足于称王,甚至要称帝。同年十一月,慕容皝追尊父亲武宣公慕容廆为武宣王,母亲段氏为武宣后。又立自己的夫人段氏为王后,册立世子慕容俊为王太子,一切如同魏武帝曹操、晋文帝司马昭辅政时一样。

前燕王朝的建立是东晋政权的日益衰落,地方势力的逐渐强大并纷纷脱离东晋政权,周边政治势力对慕容鲜卑的发展构成威胁和慕容鲜卑发展壮大,可以独霸一方的条件成熟的必然结果。 (完)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